正文 006.确定目标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 录 下一页 投票推荐

    间奏

    006确定目标

    那天傅延昇回家后,一直在想和戚屿有关的事。

    他回想过去这一个月,由对方这个恶作剧而引发的各种流言蜚语、误会、猜疑,以及他对他的心境造成的起伏,就很想笑。

    是被气笑的。

    因为还从来没有一个人像戚屿这样成功勾引过他,再欺骗他、耍弄他,还能若无其事地走掉。

    他承认自己对这个人产生了兴趣,而且这感觉是前所未有的浓烈,尤其是想到和戚屿接吻时微微颤动的睫毛和略显慌乱的呼吸,傅延昇就觉得自己心里头也像是有两片羽毛,在随着那股气息时不时地挠他。

    戚枫给了他戚屿的号码,但这一次,傅延昇没有再冒然去联系对方。

    既然戚屿之前骗了他,就是摆明了不想再与他有瓜葛。

    尽管他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是那个吻没让对方满意,还是别的什么……但他很想去追究一下答案。

    那家伙不是撩完就跑么?傅延昇也不急,就想着耐耐心心地和对方玩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看看最后到底谁落在谁的掌心里。

    他从没追过人,但他想这事估计打金融战差不多,就是把数学里的那套博弈论应用下罢了,而谁有更大胜算取决于谁手里掌握着更多准确信息。

    等他能预判戚屿的所有想法和行动,那这事就成功一半了。

    想起半个月前楚梦和林涵在办公室里的八卦,傅延昇把山雨投资公司作为一个突破口。

    当晚到家后一查,就发现了一个关键线索——

    山雨投资公司上边的司源集团里,竟然有一位控股比例高达348的大股东姓戚,名叫戚源诚。

    不怪傅延昇敏感,实在是“戚”这个姓氏太少见。

    他拿笔把戚源诚和戚屿的名字写在纸上,在二者之间划了条横线,打了个问号。

    ——一个大学生,凭什么能在丰贸单独会见一名投资公司的高管?如果戚屿和许敬不是楚梦她们臆想的那种关系,还可能有什么关系?

    凭着过往的分析经验和直觉,傅延昇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想。

    之后,他拿出手机在“桓盛2000信息交流群”里发了条消息:“请问各位同行,哪位了解司源集团的情况?有谁接触过和这家企业相关的融资或并购类项目么?”

    群里很快就围绕他的问题展开了讨论——

    “司源集团?是不是那家卖衣服的?”

    “对,是美薇,me·we、e’lite都是它家牌子,还蛮出名的。”

    “大公司啊。”

    “搜了一下,司源集团九年前就在nsdk上市了,不止做服装,还有各类纺织品和首饰,从生产到销售有全线产业链。”

    “还挺牛……”

    “刚去瞄了眼美薇的财报,是不是这两年受电商冲击,经济效益在持续下滑啊。[图]”

    ……

    傅延昇扫了眼那人发的图,眉头一皱。

    ……上面的数据好像有点不太对劲。

    不过,很多上市公司为了一些私人目的都会对自家的财表做手脚,也没什么值得奇怪,傅延昇权当自己是职业病犯了。

    他这次的目标可不是公司,而是背后的人,便跳过那些表格继续看有没有其它有用的信息。

    ……

    “傅,问到一个目前在cat基金工作的学姐,说之前有接触过司源集团在美国的上市项目,你要加一下吗?”

    这一句吸引了傅延昇的注意,他回复道:“ok,麻烦推送给我。”

    “好,不过她说司源集团的上市项目是很多年前的了,有些资料可能不具有参考性了。”

    “没关系。”

    傅延昇加了那位同行介绍的学姐selina,开门见山问:“司源集团股东戚源诚的个人情况,你了解么?”

    selina:“你想要软情报?”

    傅:“是。”

    selina:“戚源诚是美薇服饰的创始人,后来接受司氏注资成立了司源集团,但据我所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仍然是戚源诚,这人挺低调的,常年在纽城定居。”

    傅:“司源的注册地在国内,他这个大股东为什么会定居在国外?”

    selina:“因为九年前的美薇主要销售市场在美国,戚源诚既是司源集团的董事长,同时也是美薇的运营总监,后来me·we这个牌子在国外打响了知名度,才转战国内,现在在国内也算得上是一线轻奢品牌了。”

    傅:“曲线救国?”

    selina:“也不算,美薇早年在国内拓展市场时遭受了恶意竞争和打击,戚总觉得心灰意冷,才大力发展海外市场,后面估计是顺势而为吧。听说他当年还因为出国跟妻子离了婚,他前妻是一个很漂亮的主持人,也有自己的事业,两人还有一对双胞胎儿子,离婚后各自带了一个,戚总还蛮疼他儿子的……”

    傅延昇看着这段话,扬了扬眉。

    看来,当初招惹他的那位,还真是个有背景有靠山的“太子爷”啊。

    也对,那天晚上在酒吧,戚屿勾引他时那种骄傲地诱惑着却又满不在乎的神态,可不是一般人能轻易做出来的。

    selina说:“不过这都是八、九年前的情况,现在有没有再婚什么的,我都不清楚。”

    傅:“没事,戚源诚身边都有些什么朋友,你知道么?”

    selina:“我知道的有两个,一个海外亚洲连锁超市老总,孟家和,还有一个是做零售的,林世峰,两个都是出了名的美籍华裔商人。”

    傅:“都在国外?有没有在国内的?”

    selina:“国内?国内估计就是司氏了吧,就是早年投资美薇的司氏资本,听说美薇当年遇到过危机,是司氏伸出援手扶了一把,所以后来他们成立的集团公司名字就叫司源集团……”

    ……

    夜晚九点,城市健身房还有不少注重身材保养的年轻人在挥洒汗水。

    一台跑步机的手机架上传来了消息振动的声音,而手机的主人却依然迈着规律的步伐,心无旁骛地放空着自己。

    直到健身屏幕上的公里数达标,他才慢下脚步,调整着略微有些急促的呼吸,走下跑板。

    傅延昇取回手机,见江晓在三分钟前给自己发的一句话:“听说你最近在之前工作的群里问司源集团的情况,怎么回事?发现什么问题了么?”

    傅延昇用毛巾擦了把汗,回复道:“没什么,就随便问问。”

    这两天,傅延昇得到不少和戚屿相关的信息,心情很不错。

    他放下手机去冲了个澡,神清气爽离开健身房,散步回家。

    路上又接到了江晓的电话,对方问他:“新公司适应得怎么样?”

    傅延昇:“不大行。”

    江晓:“怎么?”

    傅延昇笑笑:“做了件冲动的事,正受人非议。”

    江晓讶异:“你还会做冲动的事?”

    “年轻气盛,在所难免,”傅延昇说着这话,语气却相当轻快,“但不后悔。”

    江晓:“呵呵,看来是适应得差不多了,可以上岗了。”

    傅延昇:“……”

    江晓:“换专机说吧。”

    傅延昇:“我还在路上,等我到家。”

    傅延昇的居所在距离金融区仅三公里远的江景花园,附近商区健身公园等设施一应俱全。

    均价十五万每平米的公寓绝对配得上他的职业和身份,但住这房子他却无需花一分钱。

    因为这一切,都是被提前安排好的。

    指纹解锁进门,他把健身包随手放在玄关处,换了拖鞋走向书房。

    书房里放着一张金属架写字台,傅延昇从右手边的第二个抽屉里取出一只手机,按下了开机键。

    屏幕亮起,上面显示着寥寥数个图标,他点开屏幕中那个红色的狙击图案,通过面部识别,然后从容地往跳出来的方框中输入了一长串密码。

    层层验证后,傅延昇自动进入了一个聊天群。

    群里已有七、八个人,每个人都以一个数学名词命名,里头已有不少讨论。

    平方:“这次搞这么大吗?”

    对数:“这样大的调查量体,估计得潜伏不少时间吧。”

    极限:“是不是司家那个小儿子最近太招摇,上面终于看不下去了?”

    奇点:“别瞎猜了,这种大财团要不是真动了人民的利益,上面是不会出手的。”

    对数:“看来司氏这次危险咯。”

    ……

    傅延昇原本还懒懒地倚在落地窗边,结果才瞄了一眼聊天记录,瞳孔就是一缩。

    ……司氏?

    他立即站直了身子,给群主“函数”私发了一句话:“这次的目标是司氏?”

    如果他没记错,司氏在司源集团有171的股份,是仅次于戚源诚的第二大股东!

    函数回了句“是”,然后给他发了份文件。

    傅延昇用最快的速度过了一遍,在文件里提到关联调查目标名单中看见司源集团时,他浑身又是一震。

    几天前还在凭着个人手段搜查的信息,此刻已钜细靡遗地呈现在他面前……

    资料上不仅有司源集团的公司发展史,还有主要股东戚源诚的详细个人信息,包括他社交圈里来往最密切的朋友、离异的妻子和所生的孩子……

    当然,也包括他唯一的法定继承人,戚屿。

    那上头还附了一张戚屿的照片。

    是他的高中毕业照,大概是情报科的人从国外学校的官网直接截图下来的,看上去有些模糊,但这丝毫不妨碍傅延昇把他和记忆中的青年对应上。

    伸手抚过戚屿在照片里略显青涩的面庞,傅延昇感觉掌心有些发热,可背后却一阵发凉。

    他闭了闭眼睛,问函数:“司氏这次的问题很严重?”

    函数:“据情报科反应,司氏在经营中涉嫌贪污受贿、内幕交易和破坏市场经济秩序等重大问题,状况已持续数年,但其内部有相当专业的智囊团,很多事情都做得极其隐蔽,不易检举,所以上面才让我们进行深度调查。”

    傅延昇:“他们的问题和司源集团关系大不大?”

    函数:“我不清楚,所以我刚刚才问你为什么查司源集团,我以为你是发现了什么。”

    想起前几日对美薇财报匆匆一瞥时察觉到的不对劲,傅延昇眉头一紧。

    函数继续道:“不管你是什么原因,司源集团也算是司氏投资参股的一个大公司了,受牵连的可能性很大。司氏的大本营在海城,老任这次调你过来,也是为了让你参与这个案子,他打算让你去对接司氏的一个关键人物。”

    傅延昇:“谁?”

    函数:“司泽。”

    司泽是司氏控制人司厉的长子,和燕城首富林振东之子林焕并称国内最有前途的财团二代,这两人年龄相当,又都是各自家族里名正言顺的太子爷,行事极为张扬,在圈内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函数:“之前我们安排在司泽身边的人是阿心,但他因为个人原因说做不了了,正在申请换岗。”

    傅延昇回忆了一下资料里的介绍,分析道:“司泽已经帮助他父亲管理司氏四年,这四年时间足以让他身边的人员稳定下来,我初来海城恐怕没那么轻易打入内部。”

    函数:“老任给了我们两年的潜伏时间。”

    傅延昇犹豫片刻:“我可以指定一个目标么?也是调查名单里的重点人物。”

    函数:“你想调查谁?”

    傅延昇在对话框里输入了一个名字。

    函数像是毫不意外他的选择,只是问:“他在国外,你在海城,而且他已经是个非常成熟的企业家,你确定你可以接触得到?”

    傅延昇:“我想试试。”

    函数:“行,那我先报上去。”

    傅延昇放下手机,转身走到窗边。

    书房的落地窗正对着海城最著名的蒲江,江对面霓虹闪耀的摩天大楼尽收眼底。

    那里还有人在夜夜笙歌,还有人在纸醉金迷……

    此时傅延昇的眼眸里已不见一小时前的轻松愉悦,只剩下了深沉的凝重。

    倘若,戚源诚真的牵扯其中,那么这就不再是一场属于他对戚屿的私人游戏了。

    而是会变成,真正意义上的——猎捕。

本文网址:http://www.bdhwx.com/0/136/10864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bdhwx.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