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5.真假戚枫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 录 下一页 投票推荐

    005真假戚枫

    临近换季,戚枫打着“买新衣服”的旗号骗凌可出来陪自己约会,两人美美地吃了顿麻辣香锅才来逛街。

    凌可见戚枫挑选柜子上的一件白色t恤,忍不住吐槽道:“你有这么多t恤了还买t恤?”

    “不,是给你买。”戚枫拿起衣服就想往凌可身上挂。

    “我不需要,我也有很多了!”凌可往后退了退。

    “你不觉得得这件有点特别?”戚枫把衣服又展开些,朝凌可眨眨眼睛。

    凌可这才发现,那t恤的袖口上用丝线绣着一片小小的枫叶,因为位置隐蔽,他刚开始没留意到。

    “你不会是想让我穿这种衣服上学吧?”他面上一热,“被人看见了怎么办?还嫌学校论坛里咱俩的八卦贴不够多?”

    戚枫笑说:“不想穿出去,就在家里当睡衣也蛮好的。”

    凌可:“你够了……”

    戚枫不顾他反对,又挑了几件衣服拿去一起结账,出门时凌可问他t恤的价格,他随口道:“不贵,就299。”

    “299!?”还特么“就”299!!?

    凌可不信,从袋子里取出t恤看了标价,惊了:“一件t恤就要299?靠,就为这么一片破枫叶,太不值得了吧!”

    “破、破枫叶?”戚枫的心哗啦碎了一地。

    凌可认真地跟他解释:“你看这个绣的就是一片残缺的枫叶。”

    戚枫缓过气来,咕哝道:“买都买了,你穿了不就值了?”

    凌可拗不过他,无奈地把t恤塞回袋子,问道:“喝奶茶吗?”

    戚枫凑过去勾了一下他的手:“你请我喝啊?”

    “在外面别挨我这么近,”凌可警告了他一句,想想不甘心,也反手回勾了他一下,“……嗯,你都给我买衣服了。”

    “那你还对我动手动脚?”戚枫又勾了他一下。

    “是你先的……”两人正打情骂俏,忽见一个陌生男人盯着他们看,凌可忙道:“别闹了,都有人在看我们了。”

    他试着与戚枫分开了些,可那人非但没移开视线,还朝着他们径直走了过来。

    正当凌可疑惑他们是不是认识时,对方已叫出了戚枫的名字——“戚枫?”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傅延昇。他走到戚枫面前站定,语气含着一丝欣喜:“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

    戚枫一脸茫然地顿住脚步:“你是……?”

    傅延昇也是一怔——这家伙还真叫“戚枫”!?

    事实上,自从给“戚枫”打过电话后,傅延昇就怀疑酒吧里的青年给了自己虚假的名字和联系方式。

    因为那个号码的主人根本不承认见过他,而且对方在电话里的声音也和他记忆中的不大一样。

    由于最近刚换工作,事情多,而有关这个人的信息又太少,傅延昇一直搁着没有动作,直到今天看见“本尊”,才下决定亲自过来验证。

    可是近距离看着这个人,明明和记忆中那人长相吻合,傅延昇又觉得哪里不大对劲。

    他一边冷眼观察戚枫,一边深情款款地把编好的剧本演下去:“你不记得我了?我叫傅延昇,我们在skyline酒吧见过。”

    “……啊?”戚枫也在打量对方,心里甚至还有点紧张,担心自己是不是把什么重要的人忘了,毕竟这个男人衣冠楚楚,气质翩翩,看着一点不像是来找茬的。

    傅延昇又瞥了凌可一眼,意有所指地问:“这是……你朋友?”

    与迟钝的戚枫不同,凌可身上的情敌雷达可在傅延昇出现的那一瞬间就开始嗡鸣了。

    他双手一揣兜,认真地为自己正名:“是男朋友。”

    傅延昇眸中的温度陡然下降,他看着戚枫质问道:“你都有男朋友了,为什么当时还要让我亲你?这就是你一直不接我电话的原因?”

    这两句话直接把戚枫给问懵了……

    “你、你在乱说什么啊!?”什么酒吧,什么亲吻,什么不接电话?

    凌可也是如遭雷劈,一脸震惊地瞪着戚枫。

    等一下,戚枫像是想到了什么,忽然指着对方脱口而出道:“啊!你是那个……”

    可他这恍然大悟的表情在恋人眼里更像是坐实了“出轨”的象征,凌可有些不敢置信:“戚枫你……!”

    傅延昇冷笑一声:“想起来了?”

    “不是的凌可!”戚枫反应过来,急着道:“我根本!不认识他!”

    但这样的话语显然过于单薄,气氛依然剑拔弩张。

    傅延昇戏谑的语气,凌可愤怒的眼神,像是一把把无形的刀子,把百口莫辩的戚枫夹在中间凌迟了一万次。

    这时候的戚枫简直可以说是手足无措了,他也不顾什么形象、教养,慌乱地向凌可解释道:“这个人一个月前就加我的微信,我没通过,后来他又给我打电话,也是说什么skyline酒吧,可我压根就没去过那地方,觉得他有病,就直接拉黑了!你不信我可以给你看我的手机记录……”

    傅延昇架着手臂,几乎有点怀疑眼前的青年是不是有双重人格了……否则怎么能演得这么生动逼人?

    就在事情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之前,凌可先一步恢复了冷静,他看了看真情实感的戚枫,又看了看冷眼旁观的傅延昇,肃然道:“请问这位先生,您能不能说一下是什么时候和戚枫见的面?”

    傅延昇一顿,快速给出答案:“上个月17号,晚上9:30左右。”

    “4月17号?”凌可回忆了一番,还翻出手机看了看日历,才奇怪地抬头看傅延昇,“你确定?”

    傅延昇:“嗯。”

    凌可:“那天好像是周一,如果我没记错,那天我和戚枫回学校后一直呆在宿舍,你怎么可能见到他呢?”

    戚枫闻言如获大赦般放松下来,连连点头:“就是啊!我真没见过你!”

    出于对记忆的自信,傅延昇本能地倾向于凌可在帮着戚枫说谎。

    可凌可的神情和语气都太坚定,而且为了证明自己所言非虚,他又补充了一句:“除了我,我们宿舍的另外两位室友也可以为戚枫作证。”

    傅延昇的眉头皱了起来,恋人或许能因盲目的爱而掩护戚枫,可其他人凭什么呢?

    这时,戚枫也被凌可的冷静感染,开始思考自己怎么会碰上这样的乌龙事件。

    “……上个月17号?”他摸摸下巴,“那会儿我哥好像在国内啊,该不会是他吧?”

    话一说完,他像是先被自己吓到了似的,偏头和凌可对视了一眼。

    紧接着,四道诡异的视线就齐齐落在了傅延昇的身上!

    “……你当时,真的在酒吧见到了一个和我长得一样的人?”戚枫面色古怪,“然后,你们接了吻,他告诉你,他叫‘戚枫’?还给了你我的电话?”

    见傅延昇点头,戚枫的表情又扭曲了一下。

    “操……”他抬手捂住自己的脸,捂了两秒又放下来,一脸蛋疼地跟傅延昇解释:“那你碰上的,估计是我哥!……不,肯定是我哥!”

    傅延昇纳闷:“你哥?”

    凌可尴尬地在边上补充:“戚枫有一个双胞胎哥哥。”

    “……!?”

    傅延昇这才恍然,自己从一开始就有的“不对劲感”到底从何而来!

    之前他无法分辨,是因为他根本没想到有“双胞胎”这个可能性,真人和名字一对上就以为是同一个人,现在被戚枫一提醒,他立即察觉出两人的不同——

    眼前这个戚枫的头发是偏棕褐色的,好像染过,之前在酒吧里见到的那个假戚枫却是一头黑色短发;这个戚枫左耳上有耳钉,那个假戚枫好像没有;还有声音和气质,假戚枫嗓音要稍微低沉一些,神情还透着点儿狡黠,而这个戚枫看上去似乎要单纯很多……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哥当时借用了你的身份来骗我?”傅延昇问。

    “肯定是!这是他惯用的把戏了,反正你见到的不可能是我!”戚枫说着还搂了搂凌可的肩膀表忠心,“我都已经有男朋友了,是绝对不可能再去招惹别人的!”

    凌可:“……”

    傅延昇似乎是信了,又道:“你哥叫什么名字?”

    “他叫戚屿,岛屿的屿!”因为先被哥哥坑了一把,所以现在戚枫卖哥也卖得毫无压力,报完名字还附上了他哥的电话,“这是他的微信号,冤有头债有主,你直接去找他吧,可别再认错人了!”

    傅延昇记下号码,伸出手跟他们道歉:“刚刚是我唐突了。”

    “没关系没关系,你之前也不知道嘛……”戚枫知道眼前这个男人也是“受害者”,已经不气了,两人握了握手,戚枫忽又想起什么,叮嘱道,“诶对了,你到时候可不要跟我哥说这号码是我告诉你的啊!”

    傅延昇失笑:“行。”

    看着傅延昇逐渐远去,戚枫一把拽着凌可蹲到角落,连说了三句“卧槽”以表达内心的斯巴达:“没想到我哥也是gay!”

    凌可的心情也相当复杂:“你以前都不知道你哥也是?”

    戚枫一脸日了狗的表情:“不知道啊!我们十岁就分开了,那时候屁都不懂,哪有机会聊这种话题!?”

    凌可:“不是,你初高中放假不也常去你哥哥那边的么?那时候也不聊?”

    “我去那边一般都是旅游啊,他又不会天天陪着我!就一次青少年军令营是一起去的,但那时候……”戚枫回忆了一下说,“好像每天都在跟他比谁的体力更好谁更抗虐?”

    凌可:“……???”

    “反正从来没聊过!”戚枫摇摇头,“再说他从小就喜欢抢我女朋友,我一直以为他是直男……”

    “女朋友??”凌可的声调一下子拔高了。

    “不不不是!”戚枫赶紧纠正自己的口误,“是那些追我的女生!从没有确定过关系的!”

    因为在可以确定关系之前全被他哥拐跑了……

    怕凌可多想,戚枫赶紧搂着他卖惨:“你现在知道我那些奇奇怪怪的绯闻是哪里来的了吧?我真是太难了,啊,还有上个月他回来说什么来了解一下情况,我看他肯定是羡慕我!难怪他要撩你!”

    想起他哥之前对凌可做的事,戚枫又一阵哇哇乱叫……

    这颠三倒四的说话状态也真实反应出他对哥哥是同道中人这事的震惊程度。

    凌可无奈道:“你别吃醋啦,我又不会跟他跑了。再说,你哥要是想找男朋友,凭他的条件什么样的找不到?用得着挖亲弟弟的墙角么?”

    戚枫斩钉截铁道:“不,他不可能去找男朋友的!”

    “为什么不能?”凌可奇怪。

    戚枫说:“爸爸不会允许的,我听妈妈说,这次爸爸知道我跟你在一起后,反应特别大,他还给我打过一次电话……”

    凌可紧张道:“他骂你了?”

    戚枫像是忽然被扎了脚底心的刺猬:“骂我?我的户口可是上在我妈户头上的,他有资格骂我吗?”

    凌可:“……”

    “你不用在意他,”戚枫顿了顿,继续道:“但我哥就比较惨了,我爸管他好像还管得挺宽,学习啊,社交啊,反正要求特别多,而且,我爸妈离婚后也没给我哥找什么小妈,现在我爸就他这么个法律上认定的儿子,事业做这么大得有人继承吧?我哥还得给老戚家留后吧?……所以我哥是不可能出柜的,他想都不要想的。”

    凌可问:“你之前说,盗用你的身份骗人是你哥惯用的把戏,他经常这样做?”

    “小时候比较多,这两年很少了……”

    答完这话,戚枫忽然愣了愣。

    因为他仔细回忆了一下,哥哥以前冒用他的身份,大都是在初中时期,那几年他发育长个子,性别魅力开始凸显,身边全是狂蜂浪蝶……

    哥哥几次回国都碰上追他追到家里来的女生,也像这次欺负凌可一样假扮成他去撩他的追求者,得手后毫不留情地甩掉。

    虽然这些恶作剧常常让他郁闷无比,但哥哥也没对他造成过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反而让他明白了,有些人口口声声说的喜欢,其实是很肤浅的,所以每回发现,他顶多也就抱怨一下。

    这两年哥哥变得越来越成熟,连妈妈都说他行事作风越来越有爸爸的风范,所以这次被傅延昇“骚扰”,他也没有及时反应过来可能是哥哥坑了自己。

    戚枫沉默了一会儿,心软道:“算了,这件事我们就假装不知道吧。”

    凌可:“……嗯?”

    戚枫:“我猜我哥应该只是玩玩,不会当真的。”

    凌可想了想:“那你刚刚把你哥的号码告诉那个人,会不会给你哥添麻烦?”

    说到这个戚枫还是气呼呼的:“他自己惹的人当然要自己解决,总不能每次都让我给他背锅吧?”又轻哼了一声,“你放心吧,我哥对待这种事可比我心狠手辣多了,他要真铁了心不想搭理人家,谁都没法骚扰到他。”

本文网址:http://www.bdhwx.com/0/136/10863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bdhwx.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