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2.我叫戚枫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 录 下一页 投票推荐

    002我叫戚枫

    “——滴!滴!滴!!”

    脑中警铃作响,戚屿很快抗拒起来。

    对方似乎也感受到他的逃避,当即撤了出去……只是离开时还有些意犹未尽地捏了捏戚屿的下巴,才彻底松开,退到合适的距离。

    “我叫傅延昇……”男人这会儿才自我介绍。

    不知是不是戚屿的错觉,他感觉对方此刻的眼神、语调、态度都和之前不大一样了。

    空气里多了丝暧昧的味道。

    戚屿努力平复呼吸,尽量让自己表现得像个过尽千帆的“老司机”,可逐渐回归的理智却在不断提醒着他,自己刚刚到底干了件什么样的蠢事——

    大庭广众……和同性接吻……

    ……!!

    他肯定是被小枫那个白痴传染了,一时大脑进水,才会去撩一个男人!

    ……一定是!!

    这时,傅延昇又从兜里掏出钱包,抽出一张珠光白的名片递过来。

    戚屿瞄了一眼。

    操,好像还是个人物。

    想想也是,这里毕竟是商务酒吧,又不是gay吧……

    不过这个姓傅的也有病吧,说亲就亲?他不要面子的吗?也许别人没看见,但他那群朋友可都还看着呢……!

    傅延昇似乎不以为意,追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戚屿:“……”

    此刻的戚屿只想扶额装死。

    见对方仍目光灼灼地望着自己,戚屿忽然急中生智道:“我叫‘戚枫’。”

    傅延昇问:“蛋糕那个‘戚风’?”

    戚屿面不改色:“枫叶的枫。”

    傅延昇莞尔,“很好听的名字……”又拿出手机示意戚屿兑现诺言,“微信还是电话?”

    戚屿娴熟地报出了弟弟的电话号码,还故作风流地解释了一句:“这是我的私人电话,不过我今天没带那个手机。”

    傅延昇意味不明地瞥了他一眼,说:“好,有机会联系。”

    戚屿也不晓得自己有没有成功把人忽悠过去,生怕对方当场验证,见他回去,坐了两分钟也起身离开。

    结账时被服务员告知,他的酒水已经有人买过单了。

    戚屿一愣,下意识地往傅延昇那桌瞄了一眼,却见对方也正好看过来,隔着那么远的距离,眼神还直勾勾的,像是要把他的样子深深记住。

    戚屿心脏一跳,在心里骂了一声“见鬼”,转身就走。

    出了酒吧,戚屿给许敬打了个电话:“酒帐你结了?”

    “嗯?”许敬反应过来,“你说skyline啊,对,我有那儿的会员,点单时划过卡,自动结账的……怎么,你要回去了?”

    戚屿松了口气,找借口道:“时间也不早了。”

    “等一下,”许敬那边的声音有些嘈杂,过了几秒才回复戚屿,“你还在丰贸吗?在的话去b3,我让小李送你。”

    戚屿:“行。”

    戚屿坐电梯到丰贸大厦的地下三层停车场,独自等人时,又忍不住想起方才那个吻。

    唇齿间似乎还残留着那个陌生男人的温度,带着一丝丝酒精和烟草的气息,是很纯粹的男性的味道。

    那个人吻得很轻柔,除了刚开始捏住他下巴的动作和那声指令让他感到有点被冒犯之外,其余的举动都没有让他产生任何不适。

    反之还有点……

    好吧,虽然不想承认,但今晚这个吻,的确是他的初吻,感觉新鲜也是情有可原的。

    “在想什么?一出电梯就见你站这儿发愣。”许敬的声音由远及近。

    戚屿回过神来:“你怎么也下来了?”

    许敬:“会差不多开完了,就一起走吧,先让小李送你。”

    身后跟着的年轻人是许敬的助理李侃,见到戚屿恭敬地叫了声“戚少”:“你们在这儿等我吧,我去把车开过来。”

    许敬把车钥匙丢给他,向戚屿解释了一句:“国内酒驾查得严,本来我可以自己开车。”

    刚刚许敬也在上面喝了点酒,戚屿表示理解。

    “没耽误你正事吧?”他问。

    “没有,不是什么大事,”许敬笑笑,向他解释道,“我们最近打算投资一家网红经纪公司,这两年电商发展很快,网红带货变现可观,签下这家公司能为‘美薇’做联动推广。之前法务说投资意向书上有几个条款还存在争议,他们讨论了几个方案,叫我下去拍板,说连夜给那边发过去。”

    “美薇”是司源集团控股的另一家子公司,主营服装饰品贸易,旗下四个品牌在国内外都有一定的知名度。

    戚屿虽未涉足父亲公司的具体事物,但身处这个环境,成天耳濡目染,对这些情况也基本有些了解。

    “怎么不明天再发?”戚屿问。

    “不瞒你说,这家网红公司就是美薇的cmo跟我力荐的,说美薇的竞争对手也想拿,所以才催着我谈合同,我这边都来不及做完整的评估,就先让底下的人出了个风险报告,谈初步投资意向,要是不赶着,也许明天就轮不上我们了。”

    说起投资,戚屿不由想起了傅延昇那张名片上的头衔,问许敬道:“你知道明泰证券么?”

    许敬:“明泰证券?它们的海城分公司总部好像就在这幢大厦……”

    戚屿打断他:“明泰证券的投资副总监是什么级别?”

    这问题有点让许敬摸不着头脑:“这个怎么说呢……”

    戚屿:“就和你比。”

    许敬忽的一笑:“大少爷,这可不好比,如果你非要找个对标对象,就差不多是美薇销售部经理的级别吧。”

    戚屿扬眉:“哦?就这样啊。”

    他心说好歹没惹到什么了不得的人物,正想松口气,却又听许敬谦逊道:“不过经管投资这一行,收入不看级别,而是看个人能力和对接的资源,明泰是国内最大的券商之一,有国资背景,能做到投行vp这个级别,在业内也算是上层人士了,没准收入比我还高呢。”

    戚屿:“……”

    话说着,小李已把车开到了他们跟前,许敬给戚屿开了车门,才让到另一侧上车。

    戚屿坐下后,单手揣兜,手指摩挲着里头那张有着特殊质感名片,又问:“如果我毕业自己找工作,能应聘到同等职位么?”

    许敬斜了戚屿一眼,又笑了:“你啊?”

    那揶揄的口吻就好像他问了一个多么小白的问题。

    戚屿掀了下眼皮:“……不行?”

    许敬耐心地给他科普:“明泰这样的公司对人才的要求还是蛮高的,你现在的学校和专业倒是对得上,但本科毕业不够,起码得念完mba,到时候投个简历,先进去做个分析师,起码熬上五六年才可能做到这个位置吧。”

    戚屿皱眉:“照你这么说,没有三十岁都不可能了?”

    可他看那个傅延昇,顶多就二十四五岁的样子。

    “不然呢?你以为在金融业打拼这么容易啊?”许敬笑了笑,想到什么,又道:“当然,你在里头要是对接的外部资源是你爸爸和他的朋友们,那升职速度就另说了。”

    戚屿:“…………”

    许敬见他沉着一张脸,似是觉得好笑:“你问我这些干什么?难道还真想自己去找工作?”

    戚屿从裤兜里伸出手,手肘抵着车窗沿:“没有,就随便了解一下。”

    许敬:“我就说,以你的身份,只要你爸一句话,我都得叫你一声‘小戚总’。”

    戚屿被逗笑了:“别叫我这个,听着像是‘小气总’……”

    许敬也是“呵呵”一笑:“你这家伙可真是‘身在云山中,不知云深处’……行了,别想这些有的没的,总之先好好珍惜大学这几年,这估计是你最后能恣意逍遥的日子了,你爸要真让你开始管事,你可就没现在这么轻松咯。”

    戚屿不以为然地轻哼了一声,望向外头。

    车子上了内环高架,正驶离灯火辉煌的金融区,看着大片的灯柱倒退,他感觉像是正在挣脱一座浸透了欲望的牢笼。

    ……

    小李直接把车开到戚家在南郊的别墅,戚屿下了车,穿过庭廊,见客厅里亮着灯。

    “回来了?”姜莹独自靠在客厅的沙发上,脸上覆着一张漆黑的面膜。

    戚屿“呃”了一声,一头黑线道:“妈,你搞什么?”

    他常年和爸爸两个人生活,在美国的家里除了保姆都没个女人,难得见这情景,不免大惊小怪,反应过来后问:“你怎么还不睡?”

    姜莹把面膜小心翼翼叠起来敷在额头上,露出保养得当的面庞:“本来打算去睡了,许敬半个小时前给我发消息,说你一会儿就到家。我就敷个面膜,顺便等你。”

    “用不着等的,我带了门卡,”戚屿环视一圈,问,“小枫走了?”

    姜莹起身替戚屿倒水:“他和凌可明天一早有课,傍晚就回学校去了。”

    戚屿接过水杯,瞥见姜莹腕上的翡翠玉镯,忽又想起傅延昇手上那串玉佛珠来。

    “对了,妈妈……”他捏着杯子沉吟片刻,问道,“我小时候是不是被人绑架过?我记得当时,好像有个叔叔救了我。”

    姜莹轻轻“啊”了一声,有些惊讶地看向他:“这都快有十多年了吧,你还记得?”

    戚屿喝了口水说:“这么大的事能不记得么?”

    那件事发生在戚屿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有天晚上放学,他没等到家里的司机,而是被一个佯称他爸朋友的人接走了。

    但中间的很多细节,戚屿都没有印象了,因为绑架的人让他闻了乙|醚,他昏了过去——这也是事后大人们告诉他的——他只记得自己有一阵醒来时身处一个废弃厂房,四周又破又黑,充满了灰尘和化工塑胶的臭味。

    当时年纪小,被陌生人带到那种荒无人烟的地方,他受了极大的惊吓,以至于后来很多年他回忆起这一幕,还是会感到难以抑制的恐惧。

    戚屿眉心微拧,追问道:“所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本文网址:http://www.bdhwx.com/0/136/10862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bdhwx.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