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76章 秦琼报恩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 录 下一页 投票推荐

    裴元庆大惊失色。

    上一次功法失灵的时候他并没有如何惊惧,因为当时他知道症结在哪,早有心理准备,但是这一次不同。这一次他根本找不到症结所在,所以惊骇莫名。

    如果仅仅是与大地失去了联系也还不至于一定落败,毕竟他自身的丹田里面还有一份内力,只是这份内力也足以碾压绝顶以下的武者,然而等到他连续两拳全部击中对方以后他就傻眼了。

    是的,即使内力不足,但是速度仍在,同时丁节由于胆战心惊,根本就没能防住他的两记拳招,这两拳结结实实地打在了丁节的右肋和左胸。

    在身中两拳的这一瞬间,丁节都快被吓得尿出来了,但随即他发现想象中狂喷鲜血倒飞下台的情景并没有出现,他仍然好端端地站在擂台上面,站在裴元庆的面前,虽然很是心虚,但是真的啥事都没有。

    这个结果一出来,包括攻擂守擂的两人在内,台上台下几乎所有人都惊呆了。

    裴元庆惊呆是因为他体内的内力的确还在,而且也输出到了对方的身上,却不知为何没有起到半点作用,这在他对武学的认知里是不可能的事情。

    丁节惊呆是因为极度的意外,他万万也没想到他居然挨了裴元庆的两拳还会安然无恙。

    观众们惊呆是因为在这一座擂台上从未出现过现在的情景,这丁节是何许人也?怎么能扛得住裴元庆的两拳?即使他练就了薛万彻那样的横练排打神功,不致被打成重伤,也该被打得倒飞下台才对啊!

    如此一来,这一场争擂就有了悬念,虽然此时还不敢断言丁节一定能赢,但知道他有了赢的可能。

    一旦这一局被丁节拿下,那么这场擂台争老大的结果就成了李世民部、李建成部与瓦岗寨三分天下,三方面还要再来一次循环比试才能决出最终的第一。

    正是因为看到了这个可能,一直在苦苦思索如何从瓦岗寨手里抢回胜利的李世民也对丁节的武功产生了浓郁的好奇,忍不住询问坐在身后软轿中的紫阳真人,“道长,这丁节用的是什么武功?有没有可能战胜我的五弟?”

    李世民是既希望丁节能够打赢裴元庆,又担心丁节连李玄霸也能击败,所以才忍不住打扰紫阳真人。

    不知为什么,早几年的时候紫阳真人还曾帮着李世民一部人马与其它势力的修仙者对抗,但自从做了李玄霸的师父以后,紫阳真人就声明不喜欢被他人打扰,这个“他人”也包括他李世民在内。

    那时候李世民自然对这事感到奇怪,却又问不出原因,直到后来发现其它势力里面那些站在幕后的修仙者也都不再出现了,才隐隐明白了一些事情。

    或许是因为某种原因,让他们这些修仙者都不能参与世间的战争了。而紫阳真人却因为承诺了要教李玄霸才得以留在李唐势力之中,至于具体是什么原因导致了修仙者的退场倒是不用去猜、也问不出来。

    出乎意料的,紫阳真人似乎并没有责怪李世民的意思,而是叹息一声说道:“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任他横,明月照大江。这丁节的内功心法很是玄奥,明明是九阴极冥之气,却被他以至阳之法收归己用,用于防御时却又消去了过刚易折的弊病,高!实在是高!纵然是少林的金刚不坏体也未必比得上他这门防御神功。”

    紫阳真人只是把丁节的防御功法分析了一通,却没说丁节能不能打得过李玄霸。

    李智云一直都在留意紫阳真人这边,因为此人是此刻江都城内外最高的高人,听了他的分析也不禁佩服,因为他刚刚布置在丁节身上的防御正是按照《九阳神功》的心法设计的。

    这种心法的好处在于既可以令丁节不惧任何内力的打击,同时也能避免被他人察觉丁节的防御是来自外部。

    众人震惊多时,台上的裴元庆和丁节自然不会停下来相面,裴元庆两拳没有取得效果,愣了一愣之后就狂风暴雨一般继续攻击,别人自然不知道他这种攻击只不过是色厉内荏,是为了掩盖心中的恐惧罢了。

    丁节也不知道,他可不敢因为挨了两拳没事就盲目自信,刚刚裴元庆打下来那好几个高手是假的么?所以此时眼见裴元庆加剧了攻击节奏,就更是怕得不行,找不出一门身法和步法来躲避,就只有护住头脸硬抗。

    可是这么一来局面就更加令人看不懂了,只见裴元庆拳拳到肉,打得是酣畅淋漓;而丁节那边却好像是摆开了肉头阵,似乎是在告诉裴元庆,你打吧,打死我我也不还手。

    见此情景,李建成终于忍不住要提醒一声:“丁节,你倒是还手啊!既然对方几十拳都没打倒你,你为啥不还手?”

    是啊,我为啥不还手?丁节这才如梦方醒,并不是李建成这一提醒就壮了他的胆子,而是明白了这个道理——反正是挨揍,不还手是挨揍,还手也是挨揍,既然如此自己为何不还手?这不是傻么?

    他却不知这世间像他一样的傻人并非绝无仅有,在遭遇极度危险的时候人和人的反应是不尽相同的,就好比眼下面对强大的裴元庆,有的人敢于殊死一搏,有的就只能退避三舍,再有就是像他这样的,吓傻了等着被对方打死。

    想通了还手也是挨揍,他就毛手毛脚地反击了一拳出去,这一拳打得可谓是毫无章法,只因心中对裴元庆的恐惧根深蒂固,根本也没指望这一拳能打中裴元庆,又或者打中了之后能产生什么效果。

    李建成都快气得吐血了,心说这什么破拳招?还不如我呢!正要开口呵斥之时,奇迹却突然发生了。

    或许是裴元庆没把丁节的反击放在心上,又或者是看出了丁节的这一拳软弱乏力,总之这一拳就打在了裴元庆的胸口,打中了胸口还不算完,裴元庆的身体竟然被这一拳打得飞了出去。

    不仅飞了出去,而且飞得很夸张,就好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比此前任何一个被人打下擂台的武者飞得都远。

    啊?

    众人全都惊呆了,这是丁节打出来那一拳所导致的结果么?这一拳竟然如此厉害?

    虽然看不出丁节那一拳有多厉害,但是这一拳的效果可是摆在了人们的眼前,这得是多大的力道才能让裴元庆飞出去那么远啊?

    扮猪吃虎!绝对是扮猪吃虎!原来丁节是在扮猪吃虎,原来丁节才是深藏不露的高手!

    众人尽皆恍然大悟,看向丁节的眼神都变了。

    丁节已经彻底懵逼了,这是打得什么擂台啊?直到裴元庆倒飞出去,他都不知道这场战斗是怎么打出来的,貌似自己从头到尾光挨揍来着。

    蓦然只听自己所在的人群欢声雷动,将士们齐声高喊“丁节威武!”这才想起好像李智云早就说过自己输不了,不由得悚然而惊,李智云怎么知道我输不了?

    想到此处不由得用眼角余光偷偷瞟向李智云,却见李智云正在负手看天,一脸的寂寥神情,好像已经忘了他正身处擂台比武之中,忘了他是第二组的参擂者。

    忽听一个声音说道:“既然有三个势力分别获得了小组第一,这场擂台比武就应该继续比下去了吧?”

    说话的是李世民所部军师徐茂公,在说这句话之前,他曾经请示过李世民,要不要暗中跟李建成商量一下,两家合伙把瓦岗寨挤出竞争行列,却被李世民拒绝了。好像这亲兄弟俩根本就不是一家人。

    此时最高兴的自然是李建成的人马,最尴尬的当然是瓦岗寨,煮熟了的鸭子飞了,到嘴的肥肉没了,能不尴尬么?沈落雁也没了办法,只能接受徐茂公的提议,正待说话之时,却听第二擂台上的秦琼喊了一声:“且慢!”

    众人都把目光看向秦琼,却听秦琼说道:“属于这个擂台分组的,还有没有人上台来争了?”

    众人闻言尽皆点头,心中暗赞秦琼真够磊落,他这时完全可以以第二擂的第一自居了,可是他还要再问一遍,万一再出现一个丁节这样的岂不是凭空添了麻烦?但是人家就不怕,就要再问一遍。

    第二组参擂者自然没有丁节,哪敢上台去丢人现眼?当下无人应声。

    秦琼的目光把第二组的参擂者依次扫过一遍,只看得每一个参擂者都低下了头,最后才把目光看在了李智云的脸上,说道:“既然如此,这一擂的第一就是李智云,李公子了。”

    什么?

    群雄立马炸了锅,秦琼这是什么意思?把到手的第一让出去了?让给李智云了?这是何故啊?

    沈落雁当即就急了,冷声问道:“秦将军,你这是什么意思?”

    秦琼淡淡答道:“没什么意思,秦某的武功比李公子差的太远,打不过李公子,所以这一擂的第一理应是李公子,就是这么简单。”

    沈落雁道:“你连打都没打,怎么知道打不过他?”

    秦琼笑道:“因为我的一身武功都是李公子栽培起来的,现在你懂了么?”

    什么?众人尽皆震惊,秦琼这句话的意思至少可以理解为他的内力是得自于李智云,如此说来,李智云的内力得有多高?

    就连徐茂公也傻眼了,连忙问李世民:“主公,你看这事怎么办?”

    李世民摇头道:“算了,这第一咱们不用争了,不可能争得过的。”

    李世民当然知道李智云的武功有多玄幻,只不过原以为李智云还像以往那样淡泊名利,没有真正上台比拼的打算,所以才起了问鼎的野望,但是现在看来却不是这样,此时就算李智云不想拿这个第一也不行了,因为秦琼死让。

    此时秦琼已经走下了擂台,到了李智云身前深深一揖,道;“秦某恭请李公子上擂。”

    李智云笑着点了点头,说道:“辛苦秦二哥了,我谢谢你。”

    秦琼惶恐道:“李公子说得哪里话来,这都是秦某应该做的。”

    李智云不再客气,却如同丁节一样踩着第二擂台的台阶一步步走上擂台,站到了擂台上面说道:“如果有谁不服,现在也可以来争一争,我是不介意的。”

    这句话重新燃起了许多人的希望,人群之中自有不信李智云能比秦琼厉害的人,总要亲身试过才行,当即就有一个皮肤黝黑的大汉说道:“俺来试试!”

    众人寻声看去,有人认得此人正是薛万钧,且知道他是薛万彻的三哥,却跟薛万彻不在同一阵营,这位是跟着李世民打天下的。

    薛万钧和薛万彻一样,都对李智云一无所知,之所以此刻站出来挑战李智云,一方面是想替李世民立一功,打赢了最好,打不赢也能试出对方的真实水准;另一方面则是刚刚看见四弟薛万彻跟李智云很不对付,想替弟弟撑一撑腰。

    他觉得薛万彻和李智云既然同属李建成麾下,即使有什么龃龉也不能大打出手,那么弟弟这口恶气就该由他这个当哥哥的来出。

    李建成阵营的将士见状立即大哗,当即就有人喊道:“你又不是第二擂台分组的参擂者,你跟着瞎起什么哄?”

    包括李建成本人在内,他这阵营的所有将士都对这一结果喜出望外,谁都没想到李智云居然不费吹灰之力就拿到了第二擂的第一,这就意味着他跟丁节分别赢取了两个擂台的第一,整个擂台赛至此已经结束了,是本阵营笑到了最后。

    如此大好形势之下,又怎么能让薛万钧出来搅局?

    就连薛万彻也黑着脸喊了一声:“三哥,没你的事,你歇着!”

    虽然被李智云打了脸,却不会为了自己的脸面就搅了主公的大计,这也说明了他对李建成是真的非常忠诚。

    然而李智云却是笑着冲李建成那边摆了摆手说道:“各位将士稍安勿躁,这位薛三哥既然想上来玩玩,就让他上来好了……”

    说到此处,忽然提高了声音面向所有人说道:“我李智云把话放在这里,大家都看好了,从现在开始直到太阳落山,只要他薛万钧能往前迈动一步,就算我输给他了,这第二擂的第一我就自动放弃。”

    这是什么意思?众人都没听懂,怎么着?他李智云还能使用擒龙控鹤限制薛万钧的行动不成?那怎么可能?薛万钧距离他十丈都不止,这世上怎么可能有那么远的擒龙控鹤?

    然而当大家都把目光投在薛万钧身上的时候,却见薛万钧正在咬牙切齿,黑乎乎一张大脸已经涨成了一只猪肝,很显然他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想要前行一步,却是根本动弹不得。

本文网址:http://www.bdhwx.com/0/12/754152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bdhwx.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